贺涵如果开的是红旗 我敢赌一个亿罗子君不会爱上他

2017-09-25 18:05:14作者:Enjoy驾趣

244 3

千方百计想摆脱老干部形象的一汽红旗,鬼使神差还是请了一位“老干部”来带盐。


《我的前半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其中有一幕,贺涵对唐晶说:“这事跟罗子君没关系,她没做错任何事情。”唐晶回答:“让你爱上她就是她做得最大的错事。”平淡如流水的对白下隐藏着逆流成河的悲伤,汹涌的情绪穿透屏幕直击每一位观众的心房。

如果说,罗子君做错的第一件事是让贺涵爱上自己,那么她做错的第二件事就是没有成功阻止他代言一汽红旗H7。没有一个每天出入恒隆广场以及静安寺地区高档办公楼的女人会希望自己老公的座驾是这样一辆车。如果在经过某条街道时有人突然对自己敬礼,并高喊道“为人民服务!”——这难道不是一件令人十分尴尬的事么?说到这里,小滑稽突然觉得唐晶是幸运的。

一汽红旗新H7,这款举一汽集团之力打造的产品是红旗品牌成立60余载以来首款邀请代言人的车型。正如你们所见,颜值爆表、帅气沉稳的靳东是它的代言人。

对于一汽集团来说,红旗新H7不仅仅是一款车,它更是被升格为“代表着全中国人民心血的中国第一豪华品牌”——就差没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顶帽子给扣上去了。

而实际上呢?这只是徐留平在接任一汽集团董事长职务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想出的最快速、最直接提升“一汽”声量和名号的手段。

毕竟,长期依靠丰田、大众、马自达贡献利润的一汽集团在自主方面仍然是一只“弱鸡”。而面对上汽、广汽旗下自主品牌的崛起,作为“长子”的一汽自主既羡慕又嫉妒。看着其它玩家打出一幅幅“葫芦”、“顺子”,自己手里的牌型没有一副跟得上节奏。好不容易等到上家扔出单张废牌,只能心急火燎地将手里唯一的“Joker”——可能还是黑白的那张——扔了出去。

由于本身的设计基因过于老旧和古板,红旗新H7虽然极尽所能地融合了popular的元素,但最终呈现的结果却是一种21世纪初期中、德、美、日系混搭的违和感,实在无法激发出小滑稽一丁点的多巴胺。

在小滑稽有限的审美水平里,红旗新H7的设计档次应该在三流水平——与一流的差距大概就是比保时捷卡宴和众泰T700之间的差距再大一点点吧。

前脸的中网格栅犹如残缺的剑士头盔;大灯的短肥设计与如今普遍的“拉眼角”设计不像是一个年代的产物;车身侧面停留在第六代凯美瑞水平的冲压工艺勾不起人们看第二眼的兴趣;号称以“祥云”为灵感的尾灯设计在小滑稽看来更像是仪表盘上“机油感应器指示灯”。

内部,胡桃木中控面板、强行嵌入出风口中央的时钟表盘、以及源自某德国豪华品牌的换挡杆设计给人一种“四不像”的违和感。

这份违和感在这款车的代言人身上继承了下去。

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虽然红旗从来没有邀请过代言人,但如何选择明星的那一套流程他们还是熟门熟路的。因此,乍看上去,请来人气极高、男女老少几乎通吃的靳东作为新H7的代言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一汽你有没有想过,虽然靳东被称为“老干部”,但他最深入人心的形象却是《琅琊榜》中的琅琊阁主以及《我的前半生》中的贺涵啊。前者的人设是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飘逸男子;后者是叱诧商界、逻辑严谨的高级商务人士。而这两者的形象都与古板木纳、刻版保守的红旗H7背道而驰。

哥们儿本来是仙风道骨极少露脸,你却让人站在车里朝全世界挥手;原本拥有0-100km/h加速3.7秒的宝马极品座驾,现在却对隔壁车道Golf R的回眸一笑无能为力。

而最最让小滑稽笑到下半身不能自理的,是当人们屏息凝神等待着这款一汽口中“中国第一豪华品牌”最新车型新H7的价格时,发布会宣布结束了。Excuse me?一汽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媒体老师放下了手中1个亿的生意和重要工作就为了在现场一睹您的价格?“小滑稽”的名号从今天起由红旗接手!


The end

+1

  • 3

网友评论

  • 发布
更多评论
;